瘟疫-1

1347年12月25日,威尼斯。

   “船长,为什么还不让我们下船?我们顶着风暴从北海一路开到亚得里亚海,中途只在马赛短暂地卸货休整过一次,每一名船员都厌倦了船舱内浑浊的空气与甲板上咸腥的海风,这样恶劣的环境已经放倒了身强力壮的大副。更何况,在全世界都在庆祝基督降生的今夜,凭什么只有我们在这个浮动坟墓里受难?“
   船长依旧伫立在艉楼顶层,背对着情绪激动的二副,目光投向不远处威尼斯绚烂的灯火。
   “威廉,你知道的,威尼斯已经颁布了锚定法令,所有到港船只必须在港内停泊40天,然后船员和乘客才能上岸。‘那种病’蔓延的很快而且无药可医,隔离是人们除了祈祷外唯一能做的事情。“
   “但是船长,我们船上没有一名船员皮肤发绀或是大范围出血,他们不会将‘那种病’带进威尼斯。”威廉二副又向前踏了一步,唾沫飞溅到船长的侧脸上,“那大副罹患的是坏血病,一种由海神福尔库斯的诅咒引发的恶疾,只要下船就能康复,但留在船上只有死路一条。据经验丰富的老水手说,坏血病还可以传染给其他人。”
   威廉激昂的话语忽然停顿了下来,他猛地抓住船长的肩头,力度大得像是要将肩胛捏碎。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已变得低沉:“换句话说,船长,整船人的性命,都牵系在你的一句话上。今晚负责监管这片海域的人是我旧识,昨天我已经托人和他打过点了,只要你同意,不说所有人,起码过半的船员可以在夜幕掩护下背着货物溜进威尼斯。再不济,起码可以把大副送上岸。”
   船长丝毫没有理会威廉粗鲁的举动,甚至没有拍掉肩头的那只手。他仍然头也不回地、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重申了他的立场:“如果你不希望威尼斯像索多玛和蛾摩拉那样被毁灭,那就让全员留在船上。隔离是除祈祷外唯一可行的方法。”
   “那就让威尼斯人自己去祈祷去啊!‘那种病’不是上帝给予不虔诚者的惩罚吗?如果威尼斯全城加起来有十个义人,那自然就不会被毁灭,又关我们这群除威尼斯外无处可去的船员什么事呢?我们又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痛苦替他们消灾呢?”威廉的声音开始因愤怒而颤抖,紧扣船长肩头的右手加大了握力,将对方拉了一个趔趄,“再者,有人弄清楚了‘那种病’是如何传播的吗?人,瘴气,四体液,撒旦的诅咒,谁能说清楚它传播依靠的是什么?既然能怀疑我们这些健康的基督徒,那苍蝇蚊子老鼠是不是也该纳入怀疑名单?锚定法令简直是世界上第二荒唐的东西,第一荒唐的是船长你居然会木讷地遵循。”
   船长右脚后踏将中心稳住,声音古井无波:“事实已经证明过了,隔离人是有效的。”
   “艾萨克!你在谋杀大副!你在谋杀船上的所有人!你为了规避只存在于臆想中的灾难,对我们身边的死神视而不见!”
   “坏血病不是无药可医,航海的二十年间我战胜过它三次。威廉,你身为基督徒,居然还会相信海神诅咒那一套,这或许是所谓世上第三荒唐的事吧。”
   威廉的右手再次发力,强行将艾萨克掰过身来,与此同时他攥紧了左拳。
   “混账,你之所以还能在这里高谈阔论是因为你还没有染上坏血——”
   绽出青筋的拳头在距艾萨克脸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   在那已然溃烂的嘴唇前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。透过血肉破缺处,能看到肿胀化脓的牙龈。
(To Be Continued)

Gya10O.jpg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