瘟疫-2

始终紧扣艾萨克肩头的手无言地滑落。

   “大副的病症比我轻,让他回舱室静养是我的主意。如果我能撑过这剩下的二十多天,他也一定可以。”艾萨克吐词很慢,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。威廉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根基化脓充血的牙齿被舌头撞击时的感受,然后立即在一阵战栗中结束了想象。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换一座城市?船长,我们放弃这次买卖吧,我们可以去撒丁岛,可以去塔兰托湾,还去希腊……为了您和大副的安全,我们去别的港口上岸吧!”
“怎么,威廉,你难道以为我是舍不得那笔违约金才滞留在威尼斯的吗?”艾萨克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,“很快,整个地中海将被疾疫的阴云长久笼罩,那些拒绝采取隔离措施的城市将一个又一个沦陷,标志着出现病死者的黑色‘P’字将从热那亚绵延至佛罗伦萨,最终一路抵达但泽。而威尼斯,将是黑云中唯一的银边,也我们唯一的容身之地。”
“您…为什么会知道得如此详细。”
艾萨克微笑着别过头去,没有回答。
午夜的钟声回荡在灯火通明的威尼斯上空,余音散尽后,隐约能听见信徒们合唱的歌声。那些沉浸在幸福中的人们不会把目光投向黝黑的海面,更不会留意某艘不起眼商船上的两个黑点。但这并不重要,总有人必须在圣诞之夜漂泊在外,总有人要去阻止但以理书中的四只巨兽踏浪而来。
Silent night, holy night
All is calm, all is bright
“我绝不允许黑色的P蔓延至这座城市,她是那样的美丽娴静,那样的端庄温柔。更可况,我们船上的大多数人都在威尼斯出生。无论航行得多远我们都应该记得,这里,是我们的起点。”
Round yon virgin mother and child
Holy infant so tender and mild
“义务和权利永远是相生的。如果我们希望故乡能成为我们永远的避风港,我们就必须做出应有的牺牲。可有些人既想要行动的绝对自由,又奢求灾难下的绝对安全,这才是你所说的‘世上第一荒唐的事’。”
Sleep in heavenly peace
Sleep in heavenly peace
“或许在未来,当我们的子孙在医学上取得长足长进,我们现在严防死守的疾病将不值一提,治疗坏血病或许就像吃一个橘子那样简单,摄入某种药剂就能终身免疫‘那种病’。但这些未来的灵丹妙药不能否定我们现在自我隔离的价值。至少此时此刻,此举意义非凡,无可匹敌。”
Jesus, lord, at thy birth
Jesus, lord, at thy birth
“最后一个问题,船长。即使我们坚持遵守锚定法令,威尼斯也可能因其他船队违背规则的举动而陷落。那,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,还有意义吗?”
威廉的声音细小轻微,与其说是在问艾萨克,不如说在叩问自己的内心。
“当然有,”艾萨克望着数十米外不可触及的故土,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,“当下的意义不由过去或者未来赋予,我们需要做的是献身于我们生命的时光、献身于我们所保卫的房屋与世人的尊严、献身于这片大地并获得收成。当我们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庄稼、在大地上收获短暂的爱时,我们将超越死亡,重获新生,就像在旷野里徘徊四十天后的基督一样。
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已尽职责。”
(TBC)

Gya4BT.jpg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